「呵……欠……」
  这已经是康子文在这大半小时内所打的第三个呵欠了。这也实在没有办法,毕竟他喜欢的只是西洋古典音乐,而对于现在他正在看的本地新晋偶像女歌星的演唱会,他无论如何也提不起兴趣。如果不是为了赞助商的力邀,他根本便不会来。
  「仙儿、仙儿、ILOVEU!」场馆中挤满了年青的歌迷,当中占了九成以上是十来岁的小伙子。周围不断传来狂热歌迷的叫声,而当中也包括了在子文身旁的一个看来仍是中学生的少年。
  到中段休息时间,子文不禁叹了口气:「这仙儿样子是很青春可人,但这种唱功又怎么行呢?」
  身旁的少年立时不满地说:「别说仙儿的坏话!」
  「哦?身裁倒很不错呢,胸围有35以上吧……」
  子文不禁想着。事实上,仙儿是近来本市冒起得最快的女歌手,其漂亮和充满青春气息的外表,爽朗活泼的形象,加上能反映少年男女心态的歌曲令她大受时下青年人欢迎。也因为如此,她便成为了一个名牌日本化妆品的专属广告女郎。而那个日本化妆品商的一个高层和康子文颇有交情,这便是为甚么子文今晚会在这个地方的原因。
  这时台上的仙儿徐徐开口说:「现在我送给大家我的新歌“再见悲恋”,希望大家喜欢!」说罢,一阵抒情的音乐开始奏起,台下也同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听到吧先生,不是唱得很有感情吗!不错吧!」身旁的少年道。的确,仙儿唱得似乎特别用力,而唱到歌曲的高潮部份时,更见她脸色通红、秀眉紧皱,而歌声中也微带哭音,似乎完全投入了这首描写失恋的歌曲之中。
  「求你放过妈妈!我甚么也依你的!请慈悲!」
  子文的睡意似乎也突然消失了,竟开始兴趣勃勃地盯着台上的女歌星。这令他身旁的少年也感到十分安慰。
  唱到最后那几句时,女歌星仙儿已几乎唱不出声来,只见她脸颊红如滴血,满脸汗珠在射灯下反射着夺目的光泽,而身体也微抖动着,令呼之欲出的丰胸也轻轻的跳动。
  「啊……这倒真是有趣呢!」子文似乎在喃喃自语地说。
  看到仙儿的情形,似乎她可能会随时倒下来似的。但幸好,此时这首歌终于唱完了。立刻,全场响起震憾的掌声,大家都对偶像那完全投入的演唱都感动不已。
  然后,仙儿立刻转身走向后台,但她却走得非常的慢??醋潘槐咦咭槐咴诓兜乃?,康子文微妙地笑了笑,然后他便也站起身来,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在后台内其中一条通道上,新晋偶像仙儿步履艰辛地蹒跚而行,这时的她已完全失去了宽容,如火般红的脸上竟是凄楚和喜悦交杂的表情,口中更发出异样的喘息,汗水湿得如要在地上留下一条水痕,而湿湿的胸部更和衣服紧贴在一起,描绘出双峰的尖端的轮廓。
  「快到了……再……一会便行……嗄嗄……」在直通洗手间的通道上,透过那被汗水模糊了的视线,她见到前面站着一个很高的身影。那人看来应只是二十来岁,外表非??∫?。但仙儿此时自顾不瑕,已无瑕欣赏了。
  子文决定不和这「盲目」的忠实歌迷计较。这时一阵掌声响起,仙儿换了一件底胸上衣和白色丝质长裙再度出场。
  「仙儿小姐?」
  「你是谁?……这里……非工作人员……不可……进入……嗄……」
  「我是赞助商的嘉宾,所以他们便让我进来了。仙儿小姐妳不要紧吗?妳的脸色好差呢!」
  「我没事……你回……去吧……快点!…」仙儿以半哀求,半命令的语气说。
  「那便好,那我先走了?!鼓乔嗄?,也即是康子文,便开始向另一方向离去,但他在经过仙儿旁边时,却以非常低的声音说了一句:「演唱会还未完,那个震动器劝妳还是快点取出来吧,否则妳还怎样唱下去?」
  说完,他见到仙儿立刻脸色发青---那是人在被揭破秘密时便会露出的讶异、羞耻和狼狈交集的表情??吹秸獗砬楹蟮淖游亩运冻鲆荒用恋奈⑿?,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不过,刚才子文那个笑脸,好像烙印般印了在仙儿的心中,令她恍惚一想起,那个笑容便会又重现在她眼前……
  「喂!妳在那边干甚么?还不快过来?」
  听到这一把雄沉的声音,仙儿立刻浑身一震,那声音是来自一个三、四十岁、身裁微胖、样貌很有威严的男人。仙儿单是听到声音便可认得出他便是唱片公司的老板洪先生。
  洪先生拉着仙儿的手走进了空无一人的男洗手间,然后锁上了大门。立刻,他便如饿狼般伸出大手抓向仙儿的胸脯!
  「喔!不要!快把那东西拿出来……演唱会还未完!嗄嗄……」
  「呵呵,妳这淫乱的妞儿心中还有演唱会吗?看!妳的樱桃已经硬成这样了!」洪先生用手拉低仙儿的低胸服,在里面的一对像肉饱的乳房便立即「噗」的弹了出来!而就如洪先生所说,那一对樱红色的乳尖,已硬得如核桃般地挻立了起来。洪先生用手指弹一弹那乳尖,她便立时整个人如电殛般震了一震。
  那一对娇嫩的乳房上沾满了汗珠,更添一种娇媚的诱惑力。洪先生忍不住捉着她的乳房便吻了起来,吸啜着上面青春的汗水,鼻端传来阵阵骚味的体香,而耳边也听到仙儿的喘息越来越大。青春玉女偶像那对傲人的巨乳,此刻却无保留地任由洪先生搓圆按扁,玩得红了一片。
  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狎玩这个他旗下的新?女歌星了,可是在演唱会进行的最中途,在后台中把这个刚刚才在数千人面前表演过的女歌手「就地正法」,却带给洪先生一种特别新鲜的刺激感。
  在洪先生又吻又啜下,仙儿不禁发出了香艳热情的喘息声。
  那声音是来自一个刚满十八岁的少女,长长的乌黑秀发披在肩上,样子非常的端庄漂亮,而且举止仪态甚为斯文,很有大家闺秀的味道。不过唯一可挑剔的是她的脸上经常有着自然而发的冰冷感觉,自自然然的会令人感觉到很不易接近。她恭敬地端着一杯咖啡,向子文递上。
  「嘿,还不承认妳自己是个淫乱女?」
  「不是的……喔喔……是因为洪先生放入的蛋儿……」
  「妈的,妳这淫娃是想说这是我的责任?真是没礼貌的家伙!」洪先生想也不想,一提起手便是一巴掌打下去。
  「呜喔!对、对不起!仙儿是……淫乱女……」抚着被掌刮得火辣的面颊,仙儿慌忙卑屈地道歉。似乎她对于洪先生十分敬畏,完全不敢做出丝毫逆他意思的行为。
  洪先生把那「震蛋」贴在仙儿的脸上,让她的脸也沾上了自己的蜜汁,而由震蛋发出的声音也增加仙儿感到的淫虐味道。
  而这时洪先生又再俯首往下望,在内裤拉下到膝盖后新晋偶像仙儿的女性私隐地便再无任何遮掩的尽露了出来!一双雪白大腿内侧,是一片乌黑的丛林地带,淫乱的蜜汁被耻毛吸收后,令那片丛林反映着湿濡的光泽,而洪先生的鼻子稍一靠近,便立刻嗅到一阵发情的淫浪味道。
  「真是淫乱的味道呢!不知道刚才若再唱多一首歌的话,妳会不会就这样在舞台上泄了呢?嘿嘿……」
  「别说这种话……喔喔……??!手指别伸进来!」
  「不这样做的话,又怎可令妳这淫娃满足了?」洪先生把手指伸入她的肉洞内搅拌着,立时传出手指碰撞到湿濡的肉洞时的「拍、拍」声。而仙儿的呻吟声也益发表现了她的兴奋感--被塞入了震旦,然后在数千观众的舞台上表演,那种公开的背德行为,在羞耻之外另一方面却也带给了仙儿一种新鲜的刺激,二十岁的成熟官能感觉在淫猥的性具和公众目光的沐浴下充份地发扬,令她刚才在舞台上唱至最尾段时已来了个小小的高潮。
  「好,伏在洗手盘上,打开双脚!」
  「喔……饶了我吧……洪先生……差不多时间要……回台上去了…」
  「仙儿!怎么妳也来了?」
  「不令妳得到充份满足,待会又怎能令妳专心唱歌?况且妳也知道,妳是不可逆我意的,对不对?」说着,洪先生粗暴地把仙儿推向一边的洗手盘,仙儿忙用手支着盘边令自己不会撞在盘上。
  (的确,我不可不服从他……)仙儿自己心里比谁都明白。
  仙儿再没反抗的乖乖照做,但她也自觉到这样一来,她由阴户、会阴以至肛门都会完全曝露在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的视线下,令她深深感到一阵难耐的羞辱。
  洪先生却存心要令她更加羞耻;只见他用两手把仙儿私处的两片肉唇向左右拉开,立时露出了中间那粉红色的、看上去十分鲜嫩可口的果肉。那优美的颜色和形态,就和处女一般的新鲜动人。洪先生更把脸贴近至她的肉洞前面一寸,令眼前妙龄少女的性器官更是大特写地放大在眼前!
  「呵呵……」
  「听着,由现在起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进入这间房!」
  「喔喔……不、不要……好羞喔!」
  而洪先生的肉棒此时也坚硬的挺立了,他从后对准仙儿的洞口,然后全力向前一推!
  「呜?。。?!」由于肉洞早已湿透,所以进入的过程非常顺利,不过,仙儿还是第一次以站立的姿势来性交,这种不寻常姿势的插入,令她感到一种新鲜的刺激。
  洪先生感到新晋女歌星的肉洞紧包住自己,感觉也十分过瘾,他立刻双手捉住前面美人的肉臀,然后便开始了一进一出的活塞运动。
  「咿……喔……洪先生的……好劲……呀呀……」
  「下面的咀也夹紧一点……对了……很好!」
  「呀呜……??!顶到子宫口内了!……好劲!……」
  「抬头看看啊仙儿,看看妳自己现在是甚么样子?」在洪先生说话下,仙儿稍为抬起头,透过洗手盘上方的镜子她可以看到自己?!缚吹铰?,以如此站立的姿势,被人像母狗般的操,这就是新晋偶像--仙儿的真面目了!」
  看到镜中的模样和听到洪先生的话,仙儿自己也不禁感到十分屈辱??墒钦馐焙橄壬某椴逅俣纫呀ソゼ涌?,令她无瑕想及其它事了。
  「拍!拍!拍!」男洗手间中一再重复着这淫猥的交合声音,不过频律却变得越来越快,肉棒像打桩般每一推进都直撞在洞的尽头上,而且淫水四溅,二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是响亮。
  而此时,男人更站在仙儿身后,脱下了裤子,然后把仙儿的裙再拉高,跟着便在那雪白的粉臀上用手掌拍了一下道:「分开双脚!」
  「??!……??!……要来了!」
  终于,在抽插了近百后男人达到了高潮,把肉棒完全深入后,浓精激射而出。
  「好!呀呀!我也……丢了……啊呀呀?。?!」仙儿这时也同样到达了高潮,但在这一刻,她的脑海中竟又浮现出刚才在走廊上碰见的男人的笑容,令她自己也感到讶异。
  在本市一个僻静的半山区中座落着一些高级的住宅,其中有一座两层高的别墅,连花园、泳池和网球场专设施,占地有接近一个足球场般大。
  晚上十一时多,别墅的主人--康子文在这时才刚刚回到家中。他一坐在沙发上,便听到一把非常温柔轻软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哥哥,你回来了?辛苦你了?!?br>  「是嘛……好好休息一下吧?!褂W右怨匦牡挠锲?。然后,她走往沙发背后,伸出一双滑如凝脂的美丽玉手,轻轻按摩子文的肩膊和颈项,她的按摩技术有近乎专业水准,加上少女玉手的温软幼细,柔若无骨,更令子文感到说不出的受用,疲倦也迅即消除了一半。
  她的身体被一捆捆麻绳交错地绑紧、固定着在柱子前,下半身完全赤裸,而且双脚呈M字状态打开,令她的下体完全曝露了出来。而一根银白色,连着电池箱的的假阳具棒插入了她的肉洞内,还在卑猥的在画着圈转动着。
  「可是,我并不后悔去了,因为我遇上一件非常有趣的事……妳对那女歌星仙儿知道得多少?」
  樱子没有回答,但子文似乎也早已知道答案,她和自己一样,对本地的歌手也同样没有兴趣。他又自顾自的说:「竟然在演唱途中被塞入震动性具,究竟是谁人这样做?」
  「不如找『那个人』问问吧,似乎世界上没有甚么事是他不知道的?!?br>  「也好,而且我也有其它事要找他……」说完,他便站起身来走向书房,书房在别墅的二楼,用走的也要三分钟才走得到。而樱子一直默默跟在他的身后,直至到了书房中,在子文正在开动桌上的手提电脑时,樱子才柔声道:「哥,今天网络公司来过,问我们会否把专线提升到6Meg…」
  立时,屏幕上显示出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年约三十左右,一向乐天的他满脸笑意的向子文挥了挥手:「Hi,子文!有甚么贵干?你订的货明天便会到,不要催我了……」
  「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而是想问你有关女歌星仙儿的事……」
  「好眼光啊,她确是近年歌唱界中最好“质素”的新人呢,不过她是洪氏唱片旗下,那个洪万成是出了名的好色,更是“调教师协会”的海外会员,相信那仙儿已是他的奴隶了吧……」
  「对,我就是想知道有关那洪万成的事,他的住址、平时行踪……」
  「你也知道,我最讨厌人不是用本身的调教能力,而是用低下手段去令别人成为自己的奴隶,」子文表情变得严肃:「那简直是对我辈的名声的一种污辱!」
  「我明白了?!固艉谧恿私獾氐懔说阃罚骸浮按蟮鹘淌Α背鍪?,我还有甚么顾虑?你甚么时候想得到那姓洪的数据?」
  「越快越好,我大后天便要去日本探义父了?!?br>  「那便后天早上给你吧!」
  「谢谢你,你办事我放心?!?br>  当子文终结通信和关上计算机后,一直在旁静静看着的樱子才出声:「要先洗澡?还是吃点东西?」她完全不提有关仙儿的事,因为她绝对信任子文的任何决定。
  这间别墅的浴室也和屋子其它的地方同样华丽,足有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浴池冒出腾腾热雾,池底更有水力按摩装置,不过子文并不喜欢使用。
  「……先洗个澡吧?!?br>  现在子文刚刚全裸走入了浴池之内,半躺坐在池边。突然,有另一个身影缓缓步入室中。不过子文却并无半点惊讶。
  来者同样是一丝不挂,看身形竟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性:身裁基本上是高瘦型,但体态却非常适中,有专业国际级模特儿的水准,一双青春的乳峰矫傲地挺立,散发令人目眩的光彩;纤细欲折般的小腰下却是丰盈的美臀,一双大腿非常修长,而且肌肤看上去白里透红,娇嫩欲破,肯定来者必是正值女性最美妙的青春年华。
  而那少女毫不犹豫便踏入浴池中,但她的动作非常轻,几乎不溅起多少水花。当她来到子文的面前,我们才看清楚,她便是那个叫「樱子」的少女。
  她从池边拿起沐浴剂,然后挤出一点涂抹在自己尖挺的胸脯上,接着,她竟俯下身,用她的胸脯磨擦着子文的胸膛!
  一个身裁蔓妙,皮肤如奶油般幼细滑溜的少女,用她的一对刚熟的奶房按摩在男人的胸前,世上没有男人能不动心吧。而康子文也是标准美男子样貌,运动家般壮硕的身裁,和樱子实在相配得很,两个绝顶出色的俊男美女构成了一个绝美的画面。
  但子文显然对樱子的这种服侍方式早习惯成自然,不但纹风不动,更把一些沐浴液涂在自己手掌上,反过来也为樱子擦背。
  问题是:樱子称呼子文做「哥哥」,那他们两个人间其实是怎样的关系?
  「谢谢,真累呢……」子文把咖啡接下,然后轻呷了一口。他俊朗得有如雕塑的面孔隐透着疲累的表情:「樱子妳也知道我不喜欢这种音乐的,真是累得颈也酸了……」
  第二节
  后天晚上,仙儿完成了她最后一场演唱会,不过她却并没和大伙工作人员去庆功,而是坐上了洪先生的车子,直驶往他在郊区的一栋别墅。
  一开车,洪先生便笑着说:「妳的唱功又进步了不少了,就是在阴道塞入了震旦也可顺利唱完最后三首歌,观众更掌声雷动呢!」
  仙儿咬着唇没有回答这挖苦的说话。洪先生又道:「辛苦完了之后,妳一定最想见妳最喜欢的母亲吧,我会如妳所愿的!」
  「妈妈!」
  仙儿听到后立刻面色一变,慌忙问道:「你又把她带来了?我已说了甚么事我也会满足你!为甚么妳还要把她拉进来……」
  「这是她自己犯的错,也是她自己自愿不想妳独自辛苦的!」说完,洪先生便不再说话,直至晚上十一时,他们回到了别墅后,立刻直接走上二楼一间房间前,那里有一个身裁魁梧得像一座山,面上带着墨镜的男人站在门前守着。
  听到洪先生的吩咐后,那个守卫立刻大声回答:「是!」
  仙儿望着那个足有六尺半高,肌肉像一座座小山,身型有如巨人一般的守卫。她知道就算五个普通成年男人一起上也不能打得倒他。
  洪先生用钥匙打开了门,便拉着仙儿的手一起入内,然后立刻关上了门和从内反锁。房间中一片漆黑,令仙儿完全看不清楚房间内的情形。但很快,洪先生便开着了门旁边的灯制,令房内立时大放光明。
  「??!……妈妈!」
  仙儿第一时间便看见自己的妈妈,令她全身震动,声音也颤抖起来:只见在房间一边有一根粗大的圆型支柱前,有一个女人背靠着柱坐着,她有一头蜷曲的黑发,虽已年过四十,但样貌皮肤看起来却令人感到她似乎只得三十多岁。
  「莫非你想捋虎须,搭他的马子?」那外号叫「太阳黑子」的胖子圆睁双眼以夸张的表情说:「那性洪的在本市的势力不弱,和黑道也有关连,早些时候才找人教训过一个比我更矮的多咀男艺人……你为了一个小歌星和他交恶,犯得着吗?」
  这个女人的上半身穿上了黑色皮制的bra-top,但胸部前面却开了两个洞,令那对深棕色和早以变得核桃般大的乳尖露了出来。
  子文挥了挥手:「妳决定便可,这些事我一向不爱理,家中的事一切由妳来办,我很放心?!顾鸭扑慊嵘贤?,启动了视像会议软件,然后再在通讯簿中选取了一个叫「太阳黑子」的记录。
  而那根假阳具棒似乎已插了在她体内好几小时,令她不知泄了多少十次了,所以在阴部前的地板上已有一大滩的淫水,但是新鲜的淫水仍是间中从棒子和肉洞的接合处渗出来。太长久的性刺激折磨,已令她陷于半昏迷状态,柳眉紧皱,眼睛也闭上。但听到女儿的惊叫下,她立时睁开眼睑,含住了一根白色布条的咀微动着,发出「唔唔」的声音。
  「怎么这样残忍!」看到母亲的惨况,令仙儿眼眶含泪,全身也在颤抖。
  「真是感动的母女重逢哦!仙儿也开心得哭了吗?呵呵呵??!」洪先生却在把两母女的苦况换成自己的快乐,他肆意地大笑,并上前解开了猿辔的布条。
  「妈妈!妳怎样了?洪先生,我说过钱由我来还便行了的,为甚么你还要带我妈来?」
  「妳也估计得自己太值钱了,仙儿!就只凭妳做我的性奴,只可勉强抵得了妳妈欠我的借债的利息而已!况且母债女还的话,妳妈也不会舒服吧!」
  「求求你快放了妈妈,把那棒子拔出来吧!」
  「那妳也要开始工作才行??!」说罢,洪先生便一屁股的坐在一张大班椅上,而他的小弟弟已把裤子顶得高高的?!富沟壬趺??想救妳妈妈便快点脱?!?br>  别无他法下,仙儿只有尽快的把自己脱个清光,一具既富青春气息又有魅人身裁的裸体便裸露出来。仙儿明白洪先生说的「工作」是甚么意思。她走到洪先生面前跪了下来,然后用手拉开了裤炼,那根她已很熟悉的男人性具便立刻弹出来。
  「仙儿!不要!」仙儿妈妈绝望地叫着,但仙儿并没有迟疑,她知道作为一个弱质女子,尽力迎合和讨好眼前男人才是可令她们母女尽快脱离苦海的方法。她微张着樱桃色的小咀,伸出丁香软舌,开始在洪先生的肉棒杆子上舔起来。
  她又咪着咀流出了一些口水流在杆子上,然后用舌头把口水涂遍杆子表面和根部的袋子上。她的舌头不断在根部至茎部来回的舔了十多遍后,更把舌头在男人突出的龟头上打着圆圈。
  「这便对了,早该老实点嘛,让我看看妳有多淫乱?」说罢,洪先生便把仙儿的裙子拉高,直至露出黑色的丝质厘士内裤为止。那内裤的外表很是淫猥,中间部份十分狭窄,而且似乎有件椭圆的东西微微隆了起来,把脸凑近的话耳边会听到有阵轻微的像蚊子飞过的声音,而且有一点湿湿的水痕,由内裤的旁边流了出来,沾湿了大腿的内侧。
  「嘿嘿……当今人气冒升最快的偶像歌手,想不到她的咀除了唱功外舌功也很不错呢!」在仙儿卖力的服侍下,洪先生的阳具竟又再膨胀增大起来。
  「不要??!仙儿!是妈妈的错,由我来保偿吧!」看到自己的亲女儿用咀巴卑屈地服侍着一个卑劣的男人的丑恶逸物,仙儿妈妈只感到心痛得如被刀割,一时间忘却了下体所受的性折磨,满脸眼泪地哀求着。
  (不,妈妈,洪先生要的是我。在爸爸不辞而别后,妳受了多少苦来养育我,妳向这衰人借钱也是为了我,难道我会不知道吗?)仙儿不但不停止,反而勉力地张大小咀,勉强地把男人的巨炮含入口中。
  (只要我尽力令这男人得到满足,今晚我们便可得救,让我们一起回家吧,妈妈!)
  「啪」他似乎并不视仙儿是个员工,而是当她有如自己的奴仆般对待。
  洪先生便在她的口中进行着活塞运动,这张平时在荧光幕上唱出首首流行曲的咀,此刻却成为了男人的一个泄欲用的洞。在男人不住抽插进出下,她感到一阵窒息感逐渐增大,神智也渐变得迷糊,只有一些混含着自己的口涎和男人肉棒流出的黏液的泡沫,从口边不断流出跌在椅子上。
  「啊、噢??!太好了,小淫娃!好棒……??!啊啊?。?!」
  「唔呜!咕……」
  男人一股腥臭的浓精涌入仙儿的喉咙内,仙儿强忍着呕吐感把它们全部吞下。
  可是,若她以为洪先生会到比为止便大错特错了,作为「调教师协会」的二星级会员,他的精力、性欲和变态度便不只如此。他从一旁的一只箱子中取出了一捆SM用的鲜红色棉制绳子,然后便在仙儿的身体上捆绑起来!他把棉绳绕过仙儿的胸脯上下方沿身体围了几个圈,在棉绳的上下夹击下,令她的乳房变得更为突出。
  「嗄……」仙儿也从未试过这种玩意,棉绳束缚着自己的肌肤的感觉,令她不其然发出被虐的喘息。
  「??!……不要??!」看到眼前的情景,想到连女儿也将要成为他的SM性奴,仙儿母亲不禁发出了绝望的悲鸣。
  仙儿在初次的SM捆缚的冲击下,精神状态有如坠入了迷雾之中,双眼闪烁着羞耻中又带兴奋的被虐感受,同时被束缚的身体也像人偶一样,被洪先生操纵玩弄,令她的身体摆出了各种淫偎的姿势。
  「妳的下面已完全湿透了,被绑着来性交,真的是这样刺激吗?」洪先生的巨棒再度勃起,他把仙儿两腿一分,便立即「吱」的一声再次插入她的体内!
  「呜喔!……呀呀……」粗暴的一插到底,令仙儿发出了苦乐交集的喘息,而洪先生更毫不留情地,开始了在被紧缚的仙儿身上进行激烈的活塞运动。
  仙儿的身体被赤红的绵绳紧缚着,双手被绑在身后,前面的胸脯被绑成极诱人的姿态,加上在一旁有仙儿的妈妈在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狂插的情形,更令洪先生感到一种背德的、邪恶的兴奋感觉,令他干得更加倍起劲。
  他把青春女歌星仙儿的一双大腿高举过肩,然后充份运用腰部的力,把阳具大幅度地抽插。每一次抽出都把被淫水湿透了的阴道内壁抽了一点出来,而浪水更溅得满地都是;每一次推进都顶得她的子宫口又麻又痛。
  「呀……喔啊……太劲了……洪先生今晚真是强得……无懈可击……我的小洞要……裂开了喔……」
  「妈的浪女,下面流得像洪水般了!还在说大话!在妈妈面前干这回事,看来更是令妳兴奋倍增吧!」
  「不要……妈妈,别看??!……求你让妈……走吧……」
  「请放了我女儿!求你别折磨她了!」仙妈虽然已闭上了眼不忍心再看了,但是女儿的悲鸣,和二人交合时发出的下体碰击声、浪水溅出声等淫靡的声音,仍是不能阻止的不断传入她耳中。
  「我在发掘妳的时候,看到妳那充满欲求的眼神和那张像是为了含着肉棒而生的咀,便已经知道妳绝对有『潜质』去成为性爱的『巨星』呢!嘻嘻……」洪先生一边享受着那青春歌手下面的咀巴的「功架」,一边满足地笑着。
  「竟湿成这样了?妳刚才走往这里的的途中不会把淫水流落在地板上吧!」洪先生无保留的屈辱说话令仙儿委屈地咬着下唇一言不发。洪先生把內褲輕輕拉下,立時一隻?圓型,被內裤包裹着而贴在三角地带的东西便掉了下来,洪先生一伸手把那东西接住,那赫然是一只粉红色圆卵状的电动震动器。而且加震动器仍在「呜呜」地震动和鸣响着,胶质的表面也湿湿的反映出淫水的光泽。
  而仙儿却同样也兴奋至极,虽然明知妈妈正在看着,但青春少艾的她便不得不屈服在洪先生那高手级的性技下,只见她平时灵动的眼睛已半闭成微丝细眼的,被汗水湿透的娇躯也在一浪接一浪的高潮下在不停地颤抖着。
  抽插的频率越来越急速,二人的身体相碰时的「啪、啪」声和淫汁四溅的水声,令房间中洋溢着淫靡背德的交响乐。
  有如半世纪长的性交,终于随着洪先生第二次射精而暂时终止。说是「暂时」,是因为洪先生今晚把两母女都带来,还为了要进行一些更变态的玩意。
  仙儿的上半身仍被紧缚,爽朗的短发乱糟糟地披散在脸上,全身香汗淋漓,秀丽的面庞更像刚被水冲洗过似的,微张的口中仍在不停地低声喘息。经过一轮激烈的「男女搏击」后,她的身体已软软的提不起劲来。
  「还……还要干甚么?」洪先生淫笑着把全裸的仙儿抱起,直把她抱到被绑在柱旁的仙妈妈面前,两人互相面对面向着。
  「要妳看看妳母亲在享乐时的样子??!」
  仙妈妈被紧绑在柱子前,下面插着一支特大号的假阳具棒,在上面的阴核处也摆放了一只「震旦」,看见妈妈的凄惨情形令仙儿不禁又是悲从中来。
  这时洪先生拿出了一只形状奇怪的东西,那是一个名为「乳头吸盘」的东西,洪先生把尾部的橡胶球握紧,然后把前端的罩形部份盖在仙妈的乳首上,跟着再缓缓放开了双手。
  「啊呀??!痛!……」
大调教师
  这个玩具运用了气压的原理,令罩子吸附了在仙妈的乳头上!
  「嘻嘻嘻,这是最适合大乳牛的玩意了!」的确,虽然仙儿在上围方面已算是丰满一族,但仙妈却比女儿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那对深色素的乳晕也有乒乓球般大,充满着熟女的魅力。
  「啊??!好、好像有东西不断啜着我的乳头,感觉好怪!」
  洪先生靠近仙妈的身前欣赏着他的「杰作」,只见在吸引器的吸力下那乳晕被吸得好像饼般突了出来,而乳蒂更加有如核桃般大,看上去令他感到一种淫虐的快意。
  而嗜虐的他更伸出手来,由上向下轻拍在吸引器尾部的橡胶球上,令吸引器带动着整只乳房上下弹跳起来!
  「痛??!……喔喔,放过我!」
  「嘻嘻,好像弹弓一样,过瘾??!」洪先生却继续不断重复着拍打的动作,时而由上向下、时而由左向右,而仙妈的一双巨乳便好像一大团凉粉般被拍得上下左右不停地弹跳着。洪先生似乎也对这个「奇景」看得入了迷,拍打速度也越来越快!
  「啊呀……不要??!……快、快死了!死了哦!」
  房间中好像成为了一个修罗地狱,恶鬼般的洪先生自顾自欣赏着眼前美乳那养眼至极的晃动,可怜仙妈却已叫得声嘶力歇,乳房更像是被辄碎了般的剧痛不已!
  但正在享受着虐待狂的兴奋的洪先生,却不知道此时正有一个不速之客已来到了别墅的附近。